看着女儿蹦蹦跳跳的回到房间后,秦毅也起来收拾桌子,将厨房收拾完后,他就来到客厅看电视,看了一会新闻后,他发觉自己根本就没辨法静下心来,整个脑海里不断地浮起女儿那还没发育完全的娇小肉体,和那令他魂牵梦引的水嫩蜜穴,他发觉自己忍了一年多的性欲,在经过上次和女儿做爱过后,非但没有减少,反而烧得更旺盛
  他拿着摇控器不停的转台,眼睛则不停的看着女儿的房门,希望女儿赶快出来陪他!好次几他忍不住的站起来打算到女儿的房里时,他又告诉自己不可以为了私欲而担误女儿做功课!他笑自己为何会像年轻的小伙子一样的性急!笑自己已经快四十岁了,还像十七、八岁的小子一样没定力。
  不知什么时候,晓莲已经来到秦毅的身后,她双手你着父亲的双眼,俏皮的说:「爸!想不想我?」
  「想!想死了!」
  秦毅拉开晓莲的手后,转头看着女儿清纯娇羞的模样,秦毅忍不住的在女儿的唇上亲了一下。
  「快过来陪爸爸吧!」
  晓莲对着父亲露出个甜蜜的微笑后,就让父亲的手牵着绕过沙发,当她走到秦毅身旁时,秦毅猴急的用手抱着她,让晓莲坐在他的大腿上紧紧的抱着她。
  「爸爱死你了!」
  「爸!我也好想你喔!」
  晓莲将上半身转过去双手环着父亲的脖子,她抬起头送上自己的唇,秦毅也用着自己乾燥的嘴唇在女儿的唇上轻啄几下后,就像忍了很久似将嘴贴在女儿的唇上,他狂热又饥渴般的吻着女儿,双手也不停的在晓莲的身躯上抚摸,最后他的手来到晓莲的衣服上,他一手解开女儿校服上的钮扣,另一只手则伸到女儿的学生裙下抚摸着晓莲一双白嫩的玉腿。晓莲双手紧紧的抱着父亲的脖子,回应着父亲的吻,她用力的吻着父亲的唇,轻的咬着父亲伸进来的舌头。
  他们父女俩尽情的深吻,嘴里的舌头紧紧缠绕在一起,相互吸吮着,说不出的快感让他们父女抱的更紧了,直到双方都有点气喘才松开双唇,离开女儿的唇后,秦毅开始用心的爱抚着女儿的乳房,他的手伸进女儿的衣里,隔着胸罩捏着女儿的乳房。
  「嗯……爸……喔……」
  晓莲坐在父亲的腿上,上衣的钮扣早被父亲解开了好几颗,雪白的的乳房隐约的露出来,腰上的学生裙被撩起了一大片,一双白嫩的玉腿毫不遮掩的翘在沙发上,她情不自禁的双腿紧夹着父亲的手。
  「咦~这不是你妈的内衣吗?」
  秦毅发现晓莲穿着死去老婆的内衣,虽然不是很合身,但却增加了些微的成熟风味,他的手也从胸罩的缝细伸了进去。原本抚摸大腿的手也来到晓莲的蜜穴上,他隔着内裤轻轻的在晓莲的蜜穴上抚摸着。
  「晓莲!你怎么会穿你妈妈的内衣呢?」
  「嗯……因为……嗯……妈的内衣……啊……比较漂亮嘛……喔……」
  接着秦毅将女儿的内裤略为拨开后,就将手指头就伸了进去,他用中指在晓雯的蜜穴裂缝上不断的抚着。
  「爸今天帮你买了漂亮几套内衣,待会再拿给你好不好?现在先让爸爸看你穿什么样的内衣?」
  说完后,秦毅让晓莲坐在沙发上,他蹲在女儿的面前,将她的双腿拉开后,再把晓莲的裙子又往后撩起来,看着女儿穿了一件细带系着几乎透明的薄纱小内裤,他没想到女儿会挑这件来穿,整个蜜穴都看的一清二楚的,连微凸的小丘上最隐密的两片肉唇则清晰突印在薄薄的布上。
  「哇~晓莲!你真会穿,竟然挑你妈妈最性感的内衣穿。」
  「嗯……爸……不要看了嘛……」
  秦毅将手指伸上女儿那突起的小丘上戳按着,然后他的手指按着女儿裂缝上下的搓揉着。
  「啊……喔……爸……轻一点……好痛……啊……」
  晓莲的身子也开始不安份的扭着,蜜穴里的蜜汁也慢慢的流出来,蜜汁沾湿了晓莲的内裤,秦毅握着女儿的双脚往上轻轻拉起来,他把头埋进女儿的双腿之间,隔着薄纱小内裤轻轻的舔着晓莲蜜穴上的裂缝。
  「啊……爸……好痒喔……喔……晓莲好痒……嗯……」
  晓莲整个人倒躺在沙发上,她的双脚被父亲高高的拉起,蜜穴也跟抬起来,蜜穴里骚痒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不断将蜜穴抬向父亲的脸。
  「嗯……啊……怎么这么痒……喔……女儿受不得了……嗯……」
  秦毅将女儿的的双腿架在肩膀上,手指拉着女儿的内裤两旁的带子,将女儿的内裤给脱掉后,他又扒开女儿的双腿,看着晓莲已有蜜汁的蜜穴,秦毅马上凑上嘴亲吻着女儿的蜜穴。
  「晓莲,捉着自己的脚。」
  「喔……嗯嗯……痒死我了……爸……为什么我会这么痒呢……啊……不要停……」
  晓莲双手捉着自己的脚整个人瘫在沙发上面,但她的蜜穴却高高的撑起,她不断的上下摆弄着腰,希望可以让骚痒的蜜穴得到舒解。
  「爸……啊……我好痒喔……为什么……啊……受不了了……啊……」
  秦毅用舌头顶开女儿蜜穴上那条裂缝后,不断的舔着女儿的蜜穴,同时他的手也在脱掉自己上来的衣服后,也伸到女儿的蜜穴上,他用手指轻轻捏着女儿的阴蒂揉着。
  「啊……啊……好啊……爸……喔喔……好痒喔……嗯……我受不了了……喔……」
  「爸的好女儿,来吧!爸也受不了了!」
  秦毅站了起来,将还挂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后,拉起躺在沙发上的女儿。
  「来!把裙子脱掉!爸今晚要让你泄死!」
  晓莲听话的将脱掉裙子,露出她可爱的小圆臀,他站在父亲的面前等着父亲的动作。
  「爸!不是要到房间吗?」
  「不用了!今天在这干好吗?」
  「在这怎么干?」
  「爸会教你的!来坐在爸的大腿上!」
  看父亲双脚打开顶着自己坚硬的肉棒坐在沙发上后,晓莲抬脚跨过父亲的双脚乖乖的坐父亲的大腿上。
  「然后呢?」
  秦毅一手抱着晓莲的腰,然后缓缓褪去女儿的校服,解开胸罩后,看着女儿那青稚但已经显出曲线的身体,少女微微隆起,酥滑的乳房、窈窕的细腰,全身光滑柔嫩的肌肤映着光泽,看得秦毅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晓莲!握着爸爸的肉棒,慢慢的插进你的蜜穴里!」
  晓莲听话的用手握着父亲的肉棒时,惊呀的说:「爸!你的肉棒好粗、好长喔!」
  「喜不喜欢?」
  「嗯~最喜欢爸爸的大肉棒了!又硬又烫的」晓莲手握着父亲的肉棒,让肉棒上的龟头顶在自己的蜜穴口上后,慢慢的挺腰,秦毅一手搂着女儿,一手握着自己坚硬直挺的大肉棒,在女儿的引导下慢慢的将肉棒插进女儿的嫩穴里!
  「啊!……爸……慢……慢一点……你的肉棒……好大……啊……人家受不了……」
  蜜穴上一阵痛楚让晓莲不得不紧闭双眼皱起了眉头,她感觉到父亲坚硬又粗大的肉棒正缓慢的进入她的蜜穴里,虽然有点疼痛,但那种充实的满足感也从蜜穴里传来,就像那晚一般的令她着迷!,她缓慢的挺腰,感受自己蜜穴里的嫩肉将父亲坚硬、粗长的肉棒包裹住的感觉。
  「嗯……爸……喔……轻一点……嗯……好涨喔……」
  秦毅慢慢的将肉棒插进女儿那紧凑的蜜穴里,他可以感觉到女儿蜜穴里的湿热,虽然那天就帮女儿开了苞,但女儿的蜜穴还是很紧,尤其是蜜穴里的嫩肉完全把他的肉棒包裹住,那种温暖、紧缩的感觉,是他所梦想的!
  「啊……爸……喔……你的肉棒好粗喔……嗯……把我撑死了……」
  「还会痛吗?」
  「不会了!」
  「那爸要干你了喔!」
  「嗯!」
  秦毅双手捉着女儿的腰,开始慢慢的摆腰,让插在女儿的蜜穴里的肉棒活动起来!晓莲则双手环抱着父亲的脖子细细的体会父亲的肉棒在自己蜜穴里抽插的挤压感,她注视着父亲,感受父亲肉棒上的龟头刮过嫩肉棒的美感。
  「啊……爸……好舒服……嗯……我好舒服喔……啊……」
  「晓莲……嗯……扭一下你的屁股……哦……这样会更舒服的……」
  晓莲依照着父亲的话,开始配合着父亲的抽动,扭着她那肥嫩的屁股动了起来。不一会,她就发现蜜穴里的快感果然增加了,她忍不住淫叫起来:「啊……爸……这样真的好舒服……啊……女儿的小穴好痛快……嗯……爸……快……啊……再用点力……」
  听到女儿的要求秦毅那有不答应的,他双手紧捉着女儿的腰,更加用力抽插着女儿的小蜜穴,一时之间,客厅里「卜滋、卜滋、」的插穴声不断,形成一股有节奏的乐章。
  「哦……我的好女儿……爸这样干你爽不爽……嗯……屁股再抬高点……对……啊……啊……」
  「啊……好爽喔……爸……你干得人家好舒服……用力……啊……晓莲的小穴好喜欢被……喔……爸爸的……啊……大肉棒干喔……啊……」
  晓莲努力的扭动着小屁股,配合着父亲肉棒的抽插,蜜穴里的蜜汁也不断的流出,让秦毅的肉棒更顺畅的抽插着。
  「啊……爸……你插得我……好舒服喔……啊……小穴舒服死了……啊……怎么会这样……爸……啊……再用力……我好舒服……啊……」
  看着女儿表现得比上次还热情,脸上更露出欢愉的满足表情,秦毅知道女儿不但了解男女的性爱乐趣,更沉醉在性爱的欢愉里了!他让屁股离开沙发上半站着,兴奋的用着肉棒狠狠地干着女儿的蜜穴。
  「喔……啊……好啊……爸爸……再用力……啊……爸爸……女儿好美……好舒服……喔……女儿好爽啊……啊……爸爸好棒…………」
  强烈的快感的让晓莲整个人往后仰,但她的双手捉着父亲的手,她的腰更不断的挺着,将蜜穴送往父亲的坚硬大肉棒上迎合着。
  「女儿啊……嗯……爸怎么用力干你……喔……爽不爽啊……」
  「啊……爽啊……爸……啊……怎么这么爽……啊……再用力……啊……舒服死我了……啊……爸……快……我忍不住了……啊……女儿要尿了……啊……尿出来了……啊……出来了……」
  在父亲的一阵疯狂抽送之后,晓莲喷出了她的第一道蜜汁,她将整个蜜穴贴在父亲的阴毛上,让父亲的肉棒深深的插入她的蜜穴里,蜜穴里的嫩肉也不停的一缩一缩的吸吮着父亲的肉棒。
  「啊……好舒服喔……尿得好舒服喔……啊……怎么会这么舒服呢……」
  「乖女儿!那不叫尿,叫泄精!」
  「对!泄精……泄得我好舒服啊……泄得我好爽……」
  看着女儿的蜜穴因为插着自己的肉棒而涨满的模样,秦毅的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尤其是晓莲被插得通红的蜜穴,更是让他兴奋莫名,他抱着晓莲后在客厅的地毯上躺下。
  「晓莲!来~这次换你自己动!」
  「嗯……爸怎么弄……」
  「爸会帮你的……来……先上下动……」
  晓莲听话的跨蹲在父亲的身上,她双手撑着父亲的胸膛,随着秦毅撑在她的大腿内侧的双手上下动作,而慢慢的抬起屁股让肉棒抽出蜜穴后,再慢慢的将屁股放下,让肉棒再次的插入蜜穴里!
  「啊……爸……嗯……你插得我……啊……好深……喔……好舒服喔……啊……慢……点……啊……晓莲的心……啊……都被你插透了啦……啊……」
  父亲的肉棒随着自己的上下抬动而插进又抽出的,让晓莲忍不住的呻吟着,这种由自己撑握的插穴速度和方向的主动快感,更让晓莲不停的抬臀扭腰让肉棒想插那里就插那里。
  「啊……好啊……爸……这样好爽喔……啊……好棒喔……啊……太舒服了……爸……晓莲好舒服……喔……晓莲爱死你了……啊……怎会这么美呢……」
  秦毅双手托着晓莲的屁股上下抬着,同时抬着头看着女儿将自己坚硬直立的大肉棒给插进去蜜穴后,再直直的将大肉棒给抽出来,他更兴奋的抬着手,让女儿的蜜穴更快的插着他的肉棒。
  「喔……嗯……爸……人家好舒服喔……对……啊……快一点……啊……再重一点……哦……喔……我的好老爸……啊……大肉棒哥哥……啊……你插得人家……喔……舒服死了……啊……」
  挡不住强烈快感更让晓莲不停的加速抬起屁股,好让在蜜穴里的肉棒能更快速的抽动,偶而父亲将承托她的双手放掉让她跌坐下来,肉棒完全插入她的蜜穴时,更让她住语无伦次的大叫:
  「啊……对……爸……嗯……快一点……啊……再快一点……用力插……啊……对……舒服死了……喔……好爽……好美喔……啊……啊……爸……你的大肉棒……插死我了……啊……啊……爸插死女儿了……啊……」
  「你这个小骚货……嗯……爸……哪插得死你呀……快自己用力摇吧……」
  看着女儿随着肉棒的抽插而被撑大的蜜穴,蜜穴里的蜜汁更顺着肉棒而流淌下,不但沾湿了他的阴毛更沾湿了他的睾丸,秦毅将手伸到女儿的蜜穴上,用手指沾些女儿的蜜汁,拿到鼻子闻。
  「嗯……啊……爸……喔喔……我最爱的大肉棒爸爸……啊……女儿真很爽……啊……好棒喔……爸……啊……晓莲快爽死了……啊……大肉棒爸爸……啊……我……我快要泄出来了……喔……快……快出来了……啊……」
  晓莲爽得整个人趴在父亲的身上,她紧紧的搂着父亲,粉嫩的翘臀更是使劲的往下压用力的抵住父亲的大肉棒小搓呀、磨呀的品味着的强烈高潮。
  「哦……好爸爸……嗯……女儿好爽喔……啊……好舒服……晓莲给你插死了……」
  听到女儿这么说后,秦毅笑着抬起晓莲的脸,用力的亲吻晓莲那鲜红欲滴的双唇,他将舌头伸入女儿的口中,如蛇般的搅弄女儿的丁香小舌,一口一口的汲取,自女儿口中流出的香甜津液。
  「怎么?爽不爽?爸说会让你多泄几次的吧!」秦毅骄傲的说。
  「嗯……真的好爽……嗯……爸……我都全身无力了……」
  「我们到房里干吧!」
  「嗯……」
  秦毅坐了起来后,他把女儿的双脚架在手臂上,然后把女儿抱起来,他并没有将插在女儿蜜穴里的肉棒抽出来,反而是一边走、一边在女儿的蜜穴抽送着肉棒。
  「啊……爸……你好厉害……嗯……喔……」
  晓莲双手紧紧的抱住父亲的脖子,主动的送上香吻,她将父亲的舌头吸嘴里后,不停的吸吮着。
  来到房间后的秦毅,并没有将女儿抱上床,他双手抱着女儿的脚,腰部前后摆动,让肉棒不停的插着女儿的蜜穴。
  「啊……爸……好啊……嗯……用力……快……喔……再用力……啊……爸……嗯……我爱死你的大肉棒了……啊……爸的大肉棒……干得女儿好爽喔……啊……」
  「啪、啪」的声音不断的从他们父女的下体传出!「滋、滋」的声音更从晓雯的蜜穴里响起!秦毅除了摆动抱着女儿的脚之外,他的腰也跟着用力的向前挺着,不继的将肉棒插进女儿的蜜穴里!
  「啊……啊……爸……我飞上天了……啊……爸……我好舒服喔……啊……再用力点喔……啊……小穴好爽喔……喔……再来……啊……我的好爸爸……啊……你的干我好爽喔……」
  晓莲双手抱着父亲的脖子,屁股随着父亲的手不断的往前挺,蜜穴里的蜜汁就像山洪爆发似的从子宫深处流出来,她感觉到自己蜜穴里的嫩肉就像怕父亲的肉棒抽走似的紧紧的夹住不放!嘴里更不由自主的淫叫着!
  「啊……爸……你的肉棒好硬啊……喔……干得人家好舒服……啊……好爽啊……啊……大肉棒爸爸……插死女儿了……啊……好舒服喔……啊……好爽喔……喔……爽死晓莲了……啊……」
  女儿娇小的身躯并不会让秦毅感到沉重,相反的他抱着晓莲屁股的双手却越来越快的前后摆动着,让自己的肉棒也跟着快速的在女儿的蜜穴里抽插着。
  「啊……啊……好舒服……啊……爸……你好会干……啊……干得晓莲好爽……不要停……啊……大肉棒爸爸……啊……太爽……啊……舒服死了……爽死我了……」
  在父亲的抽插之下,晓莲已不知道泄了多少次,虽然她还不很清楚什么是高潮,但她却喜欢这种因高潮而暂时失神的感觉,更喜欢自己的蜜穴紧紧的包住父亲粗大的肉棒的美感。
  「啊……爸……用力……啊……对,就是那里……啊……用力插……喔……插死小穴了……啊……美死了……喔……大肉棒爸爸……干得女儿好舒服……啊……再来……用力……啊……我要……我要死了……啊……」
  看着满脸红潮,媚眼如丝的女儿,秦毅知道好儿又泄了,他把女儿放倒在床上后,接着举起她的双腿,一面亲吻女儿的脚指缝,一面用肉棒徐徐的抽送着女儿的蜜穴。
  「晓莲……嗯……怎样骚穴……爽吗……」秦毅一边喘着气,一边问。
  「嗯……爽死了……哦……好舒服……啊……爸……舒服死了……啊……磨……磨得好舒服……啊……爸你好厉害……啊……」
  秦毅看晓莲已连续三次高潮了,全身都快虚脱,因此他以较温和的方式,把插入穴中的肉棒顶着女儿的子宫,藉着腰力旋转的磨着,让女儿可以喘口气,又可以使她保持兴奋状态。
  「爸……我好舒服……好美……啊……你快一点……嗯……我好美……好舒服喔……啊……快……快插我啊……啊……爸……用力的干我小嫩穴……用力的干我……啊……」
  秦毅先将女儿的双腿挂在他肩上并拿颗枕头垫在她的臀部上,然后他慢慢倒向女儿的身上后,就前后的晃动着屁股,让肉棒在女儿的穴里来回的抽插起来。
  「啊……爸……啊……你插得好深……喔……干得晓莲好爽啊……啊……女儿的小嫩穴又酥……又麻……啊……爽死我了……喔……快……就这样……干吧……快……」
  晓莲双手紧紧的抱着父亲的背,不停的在父亲的耳边淫叫,她不断的催促着父亲,屁股更不断的扭动着抬起来配合父亲肉棒的抽送。
  「喔……爸……不行了……啊……女儿快被……你的大肉棒……干死了……啊……大肉棒爸爸干死我了……啊……真的爽死了……啊……小嫩穴爽死了……喔……喔……用力……快……」
  听女儿骚淫的叫声,秦毅心中的欲火更涨了。他紧压着女儿的肉体,屁股拼命的左右狂插,肉棒狠狠的干着女儿的小蜜穴,龟头次次都撞击到女儿的子宫颈上。
  「啊……爸……嗯……我爱……爱死你了……啊……爸……再用力的……干……啊……用力干女儿……啊……妈死了……快爽死了……啊……插死我了……啊……晓莲的小嫩穴……爽死了啊……快……再快一点……啊……」
  秦毅从肉棒感到女儿的蜜穴就像活的一样,蜜穴里的嫩肉包围着肉棒不停的收缩颤抖着,甜美的蜜汁一波又一波的冲向他的龟头,更让他舒服的垫起脚来,猛力的插起来。
  「啊……女儿……喔……你的小穴……啊……好紧……好棒喔……爸爸干得好爽……嗯……」
  「啊……爸你也好棒啊……啊……干得我好爽啊……对……就是这样……啊……爸……用力干……女儿的小穴……啊……女儿的小穴快美死了……啊……不行了……喔……我好爸爸……啊……女儿真的爽死了……啊……快……不行……了……啊……」
  晓莲不断的感受到父亲那粗长像烧红铁条的肉棒,在自己的蜜穴深处花心上插进抽出的,阵阵的酥爽感觉,让晓莲身子也不停的颤抖着,蜜穴里的蜜汁更像春潮初涨的从阴唇缝流出来,屁股一次又一次的挺动,使自己的蜜穴和父亲的肉棒更密合。
  「啊……大肉棒爸爸……喔……你干得……啊……我好爽……啊……小穴美死了……喔……啊……用力……爸再用力……晓莲的小穴要爽死了……哦……大肉棒爸爸……用力的干……啊……快……女儿快爽死了……喔……」
  秦毅从女儿子宫里强烈的收缩和一股股浓热的蜜汁知道女儿又快高潮了,于是他更疯狂的抽送肉棒,他像是要将自己的肉棒全塞进女儿的蜜穴似的狠狠的干着。
  啊……我快不行了……哦……爸……晓莲好爽喔……啊……爸快用力的干我……哦……快……用力一点……喔……对……爽死我了……快……喔……肉棒干得我好爽……喔……小穴快被爸干死了……啊……小穴忍不住了……啊……小穴爽死了……啊……爸……我……泄了……」
  「晓莲……快……嗯……爸也要射了……快顶……哦……屁股快顶上来……啊……」
  晓莲强烈的收缩和浓热的蜜汁让秦毅也忍不住地像爆开的水闸,弓着背把浓稠的精液激射入女儿的蜜穴深处,他将积了三天的热精全都喷浇在女儿的子宫里后,便放下女儿的脚整个人压在女儿的身上,感受着女儿蜜汁和他的精液混合在一起,温暖的包含着他肉棒。
  激烈的高潮更让晓莲全身热得发烫,她双手紧紧抱着父亲急促的娇喘着,美丽的娇脸蛋上,呈现出满足的表情,两片湿润的香唇微微开启,一条香舌不断自己舔着嘴唇。
  从此以后秦毅开始每天调教着女儿,用着粗硬的肉棒在自己女儿幼嫩的小穴里开疆辟土,而晓莲也每天毫无保留用着自己的蜜穴接纳父亲的肉棒。
  晓莲有些湿润的粉红色小肉缝,让秦毅回到了现实,他的手忍不住的伸到女儿的小肉缝上,他先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蜜穴后,再将手指慢慢的插进女儿的蜜穴里轻轻的挖弄,另一手也搓揉着女儿的阴蒂。
  「嗯……啊……嗯……啊……好啊……好舒服啊……嗯……爸……啊……好美喔……」
  「晓莲!你醒来了?」
  「喔……是啊……爸……你这样弄……啊……女儿怎么还睡得着……嗯……爸……别停嘛……人家好舒服呢……快……再来啊……」
  「来~你也帮爸吹吹吧!」
  说完后,秦毅转个身将下体移到女儿的面前,而他的脸也贴在女儿湿润的花蕊上,他又将手指伸进女儿的蜜穴里挖弄着,同时一边也用舌头舔着女儿那慢慢充血的阴蒂。
  「啊……啊……对……爸……就是那儿……啊……好啊……」
  晓莲一手握着父亲硬挺的肉棒上下套弄了一会后,就张开她那樱桃小嘴将父亲坚硬的肉棒含进嘴里,不停的来回的套动父亲的肉棒阳具,嘴里也发出「嗯、嗯」的满足声音。
  秦毅看女儿粉红的蜜穴早已经湿透了,于是插在女儿蜜穴里的手指,便像肉棒般的抽插起来,这更让晓莲陶醉其中,蜜穴里的蜜汁也如泄洪般的分泌出来。
  「啊……嗯……好啊……爸……啊……好舒服……喔……好爽啊……快用力……啊……」
  晓莲一兴奋,似乎忘了吸吮父亲的肉棒,但她的手还是握着父亲的肉棒上下套弄着。
  「啊……爸……快……嗯……快用你的……喔……大肉棒……插女儿的小嫩穴吧……啊……我忍不住了……啊……我要爸的大肉棒……啊……」
  秦毅知道时间不早了,所以他赶紧抽出手指爬下床,他站在床边拉着女儿的双腿将它拉开,看着女儿蜜穴里的阴唇已经微微翻开,蜜汁正汩汩的流出,他挺着肉棒,将龟头抵住女儿的小嫩穴,来回拨弄着。
  「啊……啊……爸……快……快将肉棒插进……喔……我的骚穴……嗯……女儿的骚好痒……啊……痒死我了……嗯……爸……快干我吧……求求你……」
  晓莲不停的抬起屁股,用阴蒂和阴唇不断的磨擦着父亲的龟头,蜜穴上的蜜穴更沾湿了父亲的龟头,但父亲就是没将肉棒插进她骚痒的肉棒里。她抬起头,看着父亲的肉棒正不停的磨着嫩穴口,于是晓莲伸手握住父亲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蜜穴口,说:「我的好爸爸……嗯……不要再逗我了……嗯……快……插进来……干我吧……女儿的骚穴快痒死了……喔……」
  晓莲不停的抬起蜜穴往父亲的龟头上塞的想解决蜜穴里的酸痒,可是父亲就是不肯将肉棒插进去,于是她又将蜜穴凑上去,用两片阴唇含住父亲的龟头后,便慢慢的轻磨慢搓。
  「啊……好痒喔……爸……晓莲快痒死了……快来吧……嗯……晓莲要爸的大肉棒……喔……爸……快来……帮女儿止止痒……啊……」
  你德感觉灼热的阴唇正紧夹着他的龟头不停的磨着,让他也酥痒起来,于是屁股往前一挺,「滋」一声,将肉棒整根插进女儿的蜜穴里。
  「啊……好美喔……啊……嗯……爸……你的肉棒好大……好长……喔……好硬喔……插得……啊……我舒服极了……」
  晓莲被父亲的肉棒用力的插入后,觉得自已的小穴涨的满满的,蜜穴被肉棒挤的张开绷得紧紧的,一种充实而麻痒的感觉袭上心头。
  「啊……真是美极了……啊……爸……你插吧……嗯……插死我好了……啊……不要停……啊……用力……啊……再用力干你的女儿……」
  「啊……晓莲……哦……你小穴好湿……好热……好紧……啊……爸爱死你了……」
  秦毅的肉棒被女儿窄紧的蜜穴紧夹着,让他陶醉不已,龟头更传来一阵阵酥爽的感觉,他开始卖力的挺送屁股,让插在女儿蜜穴里的肉棒进进出出,他时深时浅,时快时慢的干着。
  「啊……爽啊……爸……啊……我爱你……啊……快……我还要……啊……用力啊……我好爽啊……真好爽……啊……爸……再来……用力再插……啊……用劲插……插死我好了……」
  晓莲双手抱着父亲的腰,感受着父亲的抽插,而每父亲的肉棒抽出外面时,晓莲就感到一股莫名的空虚感涌上心头,可是当父亲的肉棒再重重插入直抵花心时,晓莲的蜜穴内就又觉得既饱满和充实,但晓莲就是爱这种感觉!
  「啊……好爸爸……啊……我的心被你……啊……被你弄得好爽……好舒服……喔……啊……爸……你插到我的花心了……啊……插得我好美……啊……好爽喔……」
  秦毅急急的抽送着肉棒,晓莲也不停的扭动细腰,一顶一挺的迎合父亲的肉棒,就这样,他们父女俩用最原始的父女乱伦性爱,展开了他们的一天。